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章节目录 第97章 第 97 章(1/2)
嫁人路上发现夫君被废了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那是一架正行驶在北方寒冷之地的马车。

  马车内, 有着俊秀长相, 气质出尘, 却还带着些许傲气的郎君正在看着一卷书。

  车内的桌案上放着两盆樱桃苗。

  其枝叶随着马车的晃动而来回摇摆。

  这人便是信王的嫡次子。

  曾经的颍川郡王,现在的东海王。

  从神都出来之后, 他们的队伍已在路上走了一个多月,快要两个月了。

  而离他们此次的目的地越是近, 东海王便越是会在独处时想起他出发之前的那一晚。

  那是上元节的后一天。

  神都在三天的时间里大开夜市。

  那是一年之中最为热闹的日子。

  街道上人头攒动,整座都城都被灯笼妆点得灯火通明。

  可信王府内, 却是安安静静的,甚至是有些寂静的。

  府内, 也没有人去过那热热闹闹的上元节。

  自他们这些大商一朝的陈氏宗亲得势之后, 府里便再没有过这样的氛围了。

  但在那一天,信王却是将自己的几个嫡子嫡女都唤来了身边。

  作为嫡长子的大哥双目通红,伸手拍着弟弟的肩膀。

  而父亲信王则也在那个时候开口,对自己的这位嫡次子说道“以后你娶了北女王国的王女……”

  “东海王!北女王国的都城到了!”

  马车之外的人对他这样说道。

  于是东海王便拉开马车的帘子。

  一阵寒风从车外猛地灌了进来。

  但他还是很快披上大氅,走出车外。

  比之坐在马车之中一路进城, 他更愿像是在护送着他的表姐万安公主去到匈人之境时的那样, 骑在马上进入城中。

  此时已是二月初十。

  若他身在神都,怕是已能看到春暖花开之景。

  可现在,他看到的还是一片白色。

  那是一座看起来既不恢弘, 也不大气的城墙。

  别说比不上神都,就连大商偏远之地的一些城池都比不上。

  而这, 便是这位曾经的天之骄子即将生活的地方了……

  身为北女王国的王子, 石汗那此时正站在宫墙上。

  他看着来自大商的使团缓缓地接近这里, 面上竟是只有忧虑,而毫无喜色。

  这是因为他知道女王不是真心想要让大商的这位亲王娶他王姐。

  母亲只是想要以求亲的名义,从大商慈圣皇帝那里骗到个亲王。

  一名姓赵的亲王。

  在出使大商,留居神都的这一两年时间里,石汗那已经明白了一些事。

  相比较起大商之人尔虞我诈以及弯弯绕,他是真的不够聪明。

  但那却并不意味着他是驽钝的。

  是,这两年他们北女王国的确强盛了不少。

  而随着慈圣皇帝的年纪渐长,大商朝中的一些人开始蠢蠢欲动,为皇位的继承权究竟会落入谁手开始了暗中的争斗。

  这也让大商的国力稍稍衰退了些。

  可这也不意味着与魏国的摄政大将军拓跋缺结盟,便是一个明智的决定。

  女王想要凭借被她以联姻之名骗到手的赵氏亲王向大商发起挑衅,以替赵启一族夺回王位的名义向大商出兵。

  这也是拓跋缺身边的那名姓魏的青年谋士出的主意。

  石汗那早在知道此番计划的时候就已向自己的母亲提出了反对。

  他说“母亲,大商的皇帝虽年事已长,但她还不糊涂,也不可能把赵姓亲王派来娶王姐的。”

  可女王却说“大商虽是女人为帝,却依旧是以男子为尊。她之前不还说过吗?让亲王娶外族女子,这在他们那里,还没这个先例。之后她即便能同意,那也是件屈辱之事。

  “她那么恨赵启一族的人,连她自己的亲儿子都能放在汉阴那种偏远之地,最后被区区几个下人摁在水里给淹死了。

  “遇到这等子事,她还不得高高兴兴地再从她还没杀干净的那些人里选一个出来,派来迎娶我儿?”

  但他的母亲错了。

  慈圣皇帝未有派来她平时看都不看一眼的赵启一族皇室子弟,而是将她很喜欢的一名侄孙封为东海王,遣来此地。

  女王陛下显然是弄错了一件事。

  公主和亲与亲王娶亲,其性质并不完全相同。

  大商既然已经姓陈,那么慈圣皇帝自然得派一名陈姓亲王来此,而不是前朝的赵姓亲王。

  这便是皇权与王权的区别。

  骑着马进到了宫城的信王嫡次子抬起头来。

  他看到了曾在神都有过几面之缘的石汗那,便向人点了点头。

  可谁知,石汗那却是在与之对视一眼后很快收回视线,并离开了他先前所在之地。

  这令东海王感到有些疑惑。

  可他还是继续前行。

  直至他抵达女王所在的宫殿。

  直至……心中不忍的石汗那听到那句“大商的皇帝不讲信誉,竟拿一个姓陈的小子来糊弄我。来人!把这干人等全都给我拿下!”

  而后,那封盖有女王私印的书信便被人以飞骑送往拓跋缺处……

  王城,

  近郊军营内。

  “妙极!此事实在是妙极!”

  在属于拓跋缺的王帐内,魏国的摄政大将军身披铠甲,显然已是一副整装待发的样子。

&ems